與 Zara Larsson 一起在旅遊大巴上

Zara Larsson 是一位瑞典明星,雖然年輕但頗有主見,她將向我們傾訴什麼事會讓她感到緊張、為什麼她身邊是一支全部由女性組成的團隊——以及跟Justin Bieber的緋聞內幕。

一輛銀色的旅遊大巴停在華府的 9:30 Club門口,車上的百葉窗全都拉了下來。 這是一家頗具傳奇色彩的俱樂部,開業至今已有35年了,世界上最有名的樂隊和藝人——其中包括涅槃樂隊、Adele 和 Justin Timberlake——都光顧過這裡。 剛到下午,一群十幾歲的粉絲正坐在俱樂部外的路邊,背靠著磚牆,光腿上蓋著毯子。 我們敲了幾下大巴的門,百葉窗拉了起來,然後,Zara Larsson的巡演經理讓我們上了車。

Zara累壞了。 她的北美巡演剛過半程,而且她剛剛回到大巴上——這是她臨時的家——之前她剛去拜訪過市區裡的一家兒童醫院。「在車上我根本睡不著覺,」她躺在一張棕色的皮沙發上說道,「但打幾個小盹兒還是挺管用的!」

橫跨北美大陸的旅程歷時已經一個多月了,一路上她與全部由女性組成的團隊相伴而行。 Zara Larsson是一個典型的有主見的女權主義者,她喜歡和堅強的女性交往。

「老實講,我一開始並沒有計畫或者要求這次巡演的團隊只能要女性,這只是個巧合吧。 跟我一起工作的大多數都是女性,對此我也很習以為常,但我當然也可以跟男人一起共事,」她說。

幾年前,我還在演唱會外等著看自己的偶像。


ZARA LARSSON
 

這是一次小型且短期的巡演,英國的電子樂團Clean Bandit也參與了進來。

對於Zara來說這只是她事業的開端,對於自己在音樂上的目標與野心她毫不諱言。

「世界上最好的舞者在為我伴舞,我喜歡跟她們在一起,所以我從未感到過孤獨。 當然,我還是會想念親朋好友,但現在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巡演其實根本不複雜,一切按計劃行事就行了。」

她揉了揉眼睛,擺脫了睡意,在一片粉絲歡呼聲中走出了大巴。 她擁抱粉絲、和粉絲一起拍照,收到一封手寫的信後她承諾稍後會閱讀。「有信我就會讀! 如果有地址的話,我會把簽名或專輯發過去。」她稱讚自己的粉絲們,講述粉絲們對自己的重大意義。

「這一切就好像做夢一樣,」一進俱樂部她就這麼說,「幾年前,我還在演唱會外等著見自己的偶像呢,而現在,大家都像我以前喜歡其他樂隊和藝人一樣喜歡我,」她說道,手裡拿著的手機上貼著Nicki Minaj、Rihanna還有Beyoncé的照片。


雖然Zara Larsson在國際範圍內獲得知名度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但她從一名年輕的瑞典流行明星到世界巨星的蛻變可用一飛沖天來形容。 她的音樂在網上已經獲得20億次的累計播放量,而且,無論你身處何地,你一定都聽過她的一首(或全部)大熱單曲 《Lush Life》、《Never Forget You》、 《I Would Like》 或者 《Ain’t My Fault》 。儘管近來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並且幾乎已經成為一名超級巨星了,但旅途中的生活可跟華麗一點兒都扯不上關係。 她沒有髮型師、沒有化妝師,而且只能睡在上下鋪裡。

你的國際推廣活動的目標是什麼?
「變得超級有名,」她邊笑邊說,「(其實並)沒有啦。我們的目標是吸引盡可能多的人來聽我的單曲、看我的演唱會並且串流我的專輯。如果我的音樂的聽眾群體能達到這樣廣泛的規模,那麼,接下來就可以做體育場巡演、贏幾座格萊美,擁有幾首Billboard排行榜第一名的歌曲了。」

一兩年內,你會在美國的體育場裡開演唱會嗎?
「不,我覺得太快了。 但三年或四年也許有希望。」

我最大的投資是給奶奶買了一間公寓。 這是理所應當的。


ZARA LARSSON
 

如何失敗了怎麼辦?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實現這一切,而且我也很有野心。 但我並不幼稚,我知道事與願違也是常有的事情。 無論發生什麼,我會一直唱下去,而且我知道,這就是我一生的事業。 只要還有人在我身邊支持我,喜歡我的創作,再加上辛勤的耕耘,一切都會好的。」

她走進俱樂部為她安排的更衣室裡,補了妝,換上了她所與H&M合作系列的大號粉紅色連帽衫。 從更衣室走出來的時候,她正在Facetime上跟媽媽講話。

「你是要跟全世界為敵嗎?」我們無意中聽到她的母親問她關於最近她在推特上引起爭議的事情。 隨後,我們的對話轉到了高中生活,Zara今年夏天就要畢業了。 Zara很酷,並不太在乎別人對她的看法,而且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種會在推特上與人大打出手的樣子,其實她只是想向人表明自己的立場,並且對此毫無畏懼。

Zara和家人關係很緊密,雖然她不願意透露自己的收入,但卻很捨得給家人花錢。

「我有什麼需要花錢的地方嗎?」她問道,「現在我還跟我的父母一起住在斯德哥爾摩,況且這輛大巴也花不了多少錢! 好吧,我經常打車,還喜歡買昂貴的手提包、鞋子和飾品。 如果我看上一件東西很想要,我就會給我媽打電話,讓她轉錢給我。 她幫我打理錢。 但是,我最大的投資是給奶奶買一間公寓。 這是理所當然的,而且,我覺得這是一種投資,而不是浪費。 我想在這種方面為我所愛的人花更多的錢。」

走在華盛頓時尚的U Street街區的路上,很明顯能感受到Zara Larsson代表著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無論她去哪兒,都會引得行人、車輛紛紛駐足停留,與她進行交談。


Zara的舞者們回到了大巴上,她們剛剛在華盛頓進行了一天的觀光之旅。 他們在白宮、林肯紀念堂與其它名勝古跡都拍了照片。 在美國的一個月當中,Zara並沒有機會好好看看並瞭解一下這個國家。 大巴上的百葉窗基本上都是拉著的,而當她們在一個城市稍作停留時,總會要接受採訪、上電視節目或音樂會表演。

「美國就在我的眼前一閃而過,而我卻幾乎什麼都沒看見。 這是我第一次來華盛頓,但連白宮都還沒去過。 私底下我想下次來一定要全部都參觀一下。」

她和她的舞者們都還不滿21歲,所以不能去酒吧或夜店,而且目前她還是以斯德哥爾摩為主,因此,她的朋友圈子裡並沒有好萊塢明星,也就不能一起開派對了。 但最重要的還是每隔一天都要去一座新城市進行表演。 如果去派對上嗨,那就不能呈現出最佳的表演狀態了。

你有粉絲團了嗎?
「哈哈,還沒呢! 不過,這也沒關係。」

現在在談戀愛嗎?
「並沒有,單著呢。 或者也可以說,我並沒有跟某個人約會。」

你有TINDER(一款社交APP)咯?
「並沒有……」

那RAYA呢(所謂的高端版TINDER)?
「才沒有嘞! 我是絕不會用那種東西的! 自命不凡,招人嫌。 我很討厭RAYA背後的想法,就好比說「嘿,我們代表了前沿時尚和高顏值,不約嗎?」 談戀愛並不是我最看重的。 緣分來了就來了,我並不會上趕著去找。」 

那跟JUTIN BIEBER的緋聞是怎麼回事呢?
「我倒是求之不得呢!」她大笑著說道,「那完全是空穴來風,但如果下次有機會再遇到他的話,我還挺想跟他聊聊的。 我們在一家餐廳裡碰上過一次,互相問候了一下,但也就僅此而已了,」她接著說道,「名人的神秘光環其實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因為一旦你跟他們接觸過後,你會發現其實他們跟一般人也沒啥兩樣。 真正會讓我一直崇拜的人只有Beyoncé。」


Zara和她的舞者們登臺時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俱樂部的門票被一掃而光,觀眾們情緒高漲。 觀眾中有老有少,大家都紛紛跟著臺上一同唱起Zara的熱門金曲。 我問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過來是看Clean Bandit還是Zara Larsson的?他們激動地回答是後者。

「她是一個真正的明星!」他們說。

Zara的每個動作、每句歌詞和音符都堪稱完美,而觀眾們也情不自禁地跟著舞蹈和歌唱起來。 她展現出了自己最好的一面。 尤其是當她以打趣的方式表現最後一首歌時。

「你們猜猜我的失誤是什麼啊?」她向激動的人群呼喊道。 懸念維持了幾秒後,她自己回答道:「沒有失誤!」                                           

當她表演完2016年的暢銷金曲 《Nothing Without You》 、準備換Clean Bandit上場時,觀眾們還捨不得讓她離開。

我的才華總是需要空間來施展的,而且,對此我也充滿了信心。


ZARA LARSSON
 

表演結束後,Zara和Clean Bandit一起去客串了一把嘉賓,然後就回到了她的大巴上。 已經快半夜了,而接下來又得開6小時的車去紐約,早上8點,她得上一檔新聞秀表演。 臨睡前,Zara跟舞者一起嬉笑玩耍,一會兒說個笑話、一會兒模仿別人、一會兒又用誇張的方式表演回答問題式的反應。

你很自信嘛。
「是啊,我從來都是這樣。 我的才華總是需要空間來施展的,而且,對此我也充滿了信心,我很擅長表演。 我一直都很喜歡唱歌,而且唱歌能讓我快樂。 這所發生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幸福的。」她在大巴旁邊揮手邊說。

你什麼時候會不自信呢?

她停頓了一下,想了一會兒。

「接受電視採訪的時候,因為我很不習慣那樣的場合。 不過在發佈新作品的時候我會格外緊張——我總是不能確定人們是否會喜歡或願意聽,這其實很恐怖的。 但是,話又說回來,其實這也無所謂,因為對於我的作品我感到很自豪,而且這也正是我在世界上最喜歡的事情。」

你正在實現自己的夢想嗎?
「那還用說嘛!」

洗完臉、刷完牙,Zara道了晚安,關上了自己大巴臥室的門。

 

Zara Larsson >< H&M系列將於5月18日在部分門店上架。

SHOP THE STORY
返回消息
返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