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ny Martin and her gentlewomen.

Penny Martin and her gentlewomen.

佩妮·马丁(Penny Martin):一位学者和一位贵妇人

这是为现代女性准备的终极杂志吗?马蒂·卡恩(Mattie Kahn)与《贵妇人》主编佩妮·马汀(Penny Martin)一起坐下来探讨女性气质与惊世骇俗的服装。

The Robyn issue is out now.

佩妮·马汀(Penny Martin)的桌面如同没有硝烟的战场,满是无数待阅的文件。走进她《贵妇人》杂志总部大楼拐角处的办公室,实物模型、记事本以及很多小玩意儿堆放在她不宽大的桌面上。尽管如此,马汀还是努力在她拥挤的桌面上为摆放老式名片盒Rolodex腾出了空间。放在iMac显示器下的手工艺品,仿佛一个完美的暗喻。就如同杂志本身,他的定位是高雅、精美和实用的。它做到了这一点——且做得很好。

《贵妇人》并非一般的时尚女刊。它由耶特·杨克斯(Gert Jonkers)和乔普·凡·宾尼哥姆(Jop van Bennekom)创立,两位荷兰籍的创始人同样创造了让人惊艳的男性杂志《出色男人》,该杂志睿智且深邃,充分地反应出其领导者的无畏。马汀轻敲着一期杂志,杂志封面人物是安吉拉·劳斯贝瑞(Angela Lansbury)。碧昂斯(Beyoncé)超越了其他人。最近的一期是露齿微笑的薇薇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戴着一顶针织帽对着可折叠的衣架沉思。

这个现在占据了伦敦书籍刊头的女人在十多年前拿到了博士学位,担任过伦敦时尚学院的时尚影像部门的主席,执掌负责过尼克·奈特(Nick Knight)具有颠覆性的SHOWstudio网站。作为她狂热直觉的产物,《贵妇人》赢得了拯救现代女性宝典的美誉。H&M和马汀一起畅谈美食派对、女歌手以及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当代贵妇人。

你为《贵妇人》访问过很多不可思议的女性。哪一个人物经历最为打动你呢?

“我很享受朱迪·默里(Judy Murray)的专访部分。女性在媒体中没有得到优待,我喜欢的是,我们拥有为女性传递温暖的机会。这样做给予我很多快乐。负责小野洋子(Yoko Ono)的专访也是个很棒的经历。当然我也用大篇幅对Céline的设计师菲比·菲乐(Phoebe Philo)的专访进行了描述。我曾到过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生活的北苏格兰旅行。也许我做过的最喜欢的人物专访要数摄影师伊内兹·凡·蓝斯委尔迪(Inez van Lamsweerde)。她是相当非凡的人物,她乐于坦诚她自己的很多东西——相当直白地——在我们那期的专访中。这些都是我能够感觉到与她们惺惺相惜的例子,这让采访这项工作变得很快乐。

在你看来,你觉得杂志有被赋予了一种特定的“女性”定义吗?

“定义?不,但我想可能存在着一些特定的属性和特点在引导我们。因为选择了女性专访,你就要寻找那些乐于到相机前轻松接收采访的人,而非矫揉造作,一点趣味性都没有的人。对吧?我们不想刻意营造人们在饭馆里吃沙拉或坐在酒店大堂的桥段。我们要找的人是睿智且健谈,并且能慷慨分享她的时间和个人信息的人。这是在选择那些在做她们乐在其中的事情的人。”

什么样的服装能够吸引你?

“我必须说我很欣赏那些尊崇本我而非随波浊流的人穿着的服饰。我喜欢坚持自我品味而非一味追求新潮。我喜闻乐见人们有着自己的穿衣风格。当我看到某人穿着惊悚夸张时——就像他们一早没有做出正确决定一般,让人感觉糟糕透顶。”

谁会出现在你的梦幻餐会嘉宾名单上?

“我想也许是我们杂志里出现过的人吧!这也是唯一的可能。最终极的体验就是做杂志。做杂志就像计划一个餐会。谁不会被否决?你不可能同时有两个大人物。然后你需要一个好的舞者,一个会穿的很棒的某某。你知道它就是那样的。但是有什么更好的室内游戏赛过策划一本杂志或者列出嘉宾名单呢?”

为什么时尚对你来说很重要?是什么让你一直坚持?

“这么说吧,在时尚界工作,有点像文献研究中那最能说明问题的元素,除去钻研论文的劳苦。很少有什么是确定的。你存在于一个极端视觉享受和求知欲且伴有飘飘欲仙之感的海洋之中。这样的感觉是由基于每六个月创作者亲手摧毁他们的创作并重头来过的现实带来的。长期来说,我不认为这对于有些人格的人来说是个可持续的环境,但是当这个环境真的发挥作用时,它就是一个充满阳光和美妙的地方。”

 

注释:《贵妇人》第十期,2014秋冬版现已发行。本期封面人物是瑞典流行歌手罗宾(Robyn)。访问他们的网站请从这里进入。 

马蒂·卡恩(Mattie Kahn)是我们最喜爱的作家之一。如果您错过了她在H&M Life中的专栏,可以在这里查询浏览。

返回到馈送
返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