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 Perry and Jeremy Scott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s Costume Institute Benefit in Jeremy Scott ́s graffiti print, Getty Images

Katy Perry and Jeremy Scott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s Costume Institute Benefit in Jeremy Scott ́s graffiti print, Getty Images

回到 未来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夜店装因其乐观、生动和独特的剪裁风格而闻名,现在这些元素又开始在大街小巷、各大T台以及我们的社交网络上流行起来了。 行动起来,装扮自己——就像人们当年做的那样。

全身搭配:定制短夹克、宽松的运动长裤 、中性发型和涂鸦印花背包。

但是这是哪年的着装,1985年还是2015年? 可能两者都是。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时期,对于当时许多潮人来说,夜店就是他们的展示台,他们身穿宽大易脱的服装,着装大胆、自由奔放,勇于表现自我而不做作。 而现在,时尚界又卷土重来,演绎当年的享乐主义,无论是大街上、T台上,还是社交媒体上,满是八十年代夜店装的怀旧照片。

这可能是人们对热衷事物的一个自然循环:青年亚文化每隔几十年就会被重新评估,我们毕竟习惯了。 但是,遍布社交网络和俱乐部青少年制服上的昔日怀旧图案也勾起了人们的怀旧情怀,虽然其中也不乏有人争辩说这是这个时代的超现代感所引发的结果。

T台设计师们为了纪念青春年少的昔日美好时光和夜店回忆,他们投入了大量情感和精力。也因此,2015各大秋冬服装发布会T台掀起了强劲的复古风,将旧时街头服饰的时尚元素带到了一群新观众面前。“Dior掌门人Raf Simons、Balenciaga首席设计师Alexander Wang和Louis Vuitton男装设计师Kim Jones——作为设计师和文化消费者的三人都对街头服饰感兴趣。”时尚杂志Jocks & Nerds的总编Marcus Agerman Ross说。“众所周知,Raf Simons关注青少年的思想态度和焦虑,Kim Jones经常参考英国亚文化,而Alexander Wang在Balenciaga所做的则是让大家喜欢上运动服轮廓的设计服饰。”

Rita Ora and Miley Cyrus at Met Gala After Party hosted by Alexander Wang and Lady Gaga, Getty Images.

Louis Vuitton的男装创意总监Kim Jones为了致敬八十年代传奇设计师和艺术家Christopher Nemeth,将其最具代表性的手绘绳结印花元素大量地运用在了这一季的服饰上。 造型师翘楚Judy Blame则十分喜爱Vuitton的带有拼装胸针的MA-1短夹克。 此外,Matthew Miller设计的诚意之作服装系列以补丁和拼接面料出彩,Christopher Shannon和Marc by Marc Jacobs 则采用标语图案的形式表现文化现象,以此带领人们回顾1985年那个年代,还有设计师Katharine Hamnett的极具代表性的政治标语T恤。 Moschino则为大家带来了各种嘻哈风格首饰和表现乐观思想的涂鸦印花图案,使观众切身感受到了纽约的勃勃生机。 这个发布现场乐声震天,活力四射,其传递的思想直达人心。 对于那些第一次来到现场的人来说,仿若似曾相识。

兼容并蓄的DIY场景 
“八十年代早期的时装真是令人兴奋。 这些中性风格的街头服饰真看起来前所未见,”青少年文化专家Fiona Cartledge(Fiona开过知名的夜总会和精品店,都叫做Sign of the Times,这也是Wild Life出版社最近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说,“把混合剪裁用于运动服,这确实很新颖,当时拥有较高声望的造型师Ray Petri就是其拥护者。 由他拍摄且登载在《The Face》杂志封面上的名为“水牛”的作品就启发了Jean Paul Gaultier,而Jean是伦敦街头时尚的狂粉。”

英国的金融危机以及其底蕴深厚的艺术学院文化激起了人们的创新精神,从而为设计界带来了一个全新的DIY思潮。 经济拮据的时尚专业学生会把他们的艺术细胞运用到所有东西上,从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到他们使用的家居。 当Ray Petri因剪裁报纸上的文字并将其用于模特造型而闻名的时候,同时期业内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如Katharine Hamnett、BodyMap、Vivienne Westwood和Christopher Nemeth则已经能将普通实用的东西变得流行畅销。
 

从朋克标语到嘻哈风格的涂鸦,我们曾热衷于在衣服上写字,这样风格的服饰在今天仍受到年轻设计师的追捧。


IAIN R WEBB,皇家艺术学院和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时尚客座教授。

 

“定制化服务是关键——这个概念让个性化服装定制成为可能,”Iain R Webb(皇家艺术学院和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时尚客座教授,也是八十年代时尚圣经《Blitz》杂志的前任时尚编辑)说,“从朋克标语到嘻哈风格的涂鸦,我们曾热衷于在衣服上写字,这样风格的服饰在今天仍受到年轻设计师的追捧。 这都是在为时尚正名,通过大号粗体字来传达信息。”

这个时期的自我表达方式和当今的年轻时尚群体极其相似。“八十年代时尚界具有别具一格的风格特征和反正统思想,而正是这些吸引着当今社会的人们。 它混杂着多种时代元素,包括理智、无可救药的浪漫空想、圆滑世故,也有失败和未完成事业。” 记录了这个时代的书籍《As Seen In Blitz》 (ACC版本)的作者Iain说,“我认为人们渴望有这么一个反主流文化群体,他们不只考虑如何融入社会。 他们还能做更多其他事情。”

乐观想法
在现如今这个竞争异常激烈的时尚界,凭着几件定制夹克和乐观态度就想建立一个品牌的这种想法显得天真无知,但并不能否认的是这种想法还是有其诱惑力的。“从社会方面讲,你会发现我们和那个年代存在着相似之处,”Fiona Cartledge说。“我们正从长期的经济衰退中慢慢恢复,那些找不到工作的时尚专业类学生开始有能力创立自己的品牌,这十分令人兴奋。 与以前不同的是,他们现在能用社交媒体来宣传自己并建立自己的粉丝群和形象。”Cartledge说Nasir Mazhar和Gosha Rubchinskiy两位是时尚设计师的楷模,他们的“敢做”精神为他们赢得了无数忠实的粉丝。 虽然没有经验,但是他们也正在逐步发展各自的多媒体领域,将时尚和音乐以及俱乐部文化结合起来。

Keith Haring in his own graffiti print, Getty Images.

八十年代文化背景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艺术、时尚和音乐的混合作用,这让时尚风格毫不费力地从艺术学校流行到夜总会,甚至到达街头;像Keith Haring和Jean-Michel Basquiat这些因街头涂鸦而声名鹊起的艺术家们是纽约市中心俱乐部和时尚圈人士最推崇的人。

时尚撰稿人Dal Chodha是杂志《Archivist》的编辑,该杂志主要搜集设计师档案以及其个人作品。“某些俱乐部之所以能和时尚圈联系密切,是因为大家能在这些地方看到各色传奇人物,而这些俱乐部也聚集了时尚圈中行事作风极其疯狂的人物,”他说道。“那个时代留存至今的物品十分稀少,我觉得这样挺好。 因为他们曾风靡一时! 这些单品被大家买了穿,穿了坏,坏了买。 BodyMap的成就不止是那些挂着的服饰——它还是一座交织着汗水、音乐、生活和爱的丰碑。

那么现在的设计师和时尚粉丝们又是如何挑战八十年代这股力量的呢? 跨界混搭这一手显然还有用,而且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从对个性化定制的痴迷,到中性风和“运动休闲风”,所有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一件正在制作中的私人艺术品。 此外,之前诸如将头发染成彩虹色、在身上纹身之类的叛逆行为现在也被大众所接受,成了彰显自我个性的方式。

对于后互联网一代来说,这不仅仅是一种有形的自我表达方式。 这种“复制黏贴”方式把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联系起来。“年轻人总是能重复提取过去的美好事物。 多亏了因特网,他们做这件事才更加方便容易,”James Anderson(i-D杂志的特约编辑和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时尚传播专业的副讲师)说,“但是他们也正是通过使用科技工具进行交流和创作,才能在21世纪更真实地表达自己和提高自身水平——可能他们的实际着装和外表反而不能真实的表达自己。”

所以继续点击这些发布在Tumblr上的关于旧时时尚拍摄、夜总会和演出的照片,并且在Instagram加上你的emoji表情来转发这些图片。 其实不管交流方式是什么,只要信息有传达到就行了。 而当下我想传达的信息就十分清楚:发掘你的灵感,然后向大家表达自己!

Matt Belgrano greets English actress Patsy Kensit at a party to celebrate the 6th anniversary of the opening of Stringfellows nightclub in London, August 1986, Getty Images.
SHARE
返回到馈送
返回到顶部